当前位置:澳洲幸运10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民间故事: 寡妇遭遇鬼压床, 半年后意外怀孕, 道姑: 枕下放桃木梳
时间:2022-11-22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宋朝建炎年间,天元县有个屠户名叫凌大狗,凌大狗是个典型的势利眼,见到富人买肉,都是点头哈腰,而穷人买肉,他却爱理不理。

有人买肉问他为何肉卖得这么贵,他却嗤之以鼻地说:“没钱买肉就别问,下等人!”此言一出,对方气得差点没跟他火拼。

凌大狗虽然尖酸刻薄人缘差,不过上天却给了他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儿。

凌大狗的女儿名叫凌青凤,这凌青凤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幽兰,娇媚无骨入艳三分,是镇上人见人爱的大美女。

凌青凤是凌大狗夫妇的掌上明珠,凌大狗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。凌青凤到了二八年华之时,上门求亲者踏破门槛,络绎不绝,其中不乏有富家公子、王孙贵族。

凌青凤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,叫刘含温,是个穷苦书生,刘含温虽然家境贫寒,不过志向很大,他读书非常刻苦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考取功名。

尽管刘含温才华横溢,玉树临风,但凌大狗却看不起他,认为他是个穷小子,配不上自家的女儿,所以刘含温三番四次上门提亲,凌大狗都没有同意这门婚事。

其实,在众多的求婚者里,凌大狗独独看中了天元县珠宝商聂大头的儿子聂无言。聂无言是个纨绔子弟,吃喝嫖赌无所不能。他在一次逛庙会上遇见了凌青凤,对她一见钟情,便找来村里的李媒婆,带上聘礼上凌家提亲。

凌氏夫妇见聂无言财大势大,笑得合不拢嘴,便答应了聂无言的提亲。凌青凤得知凌氏夫妇要将自己许配给聂无言,坚决不同意这桩婚事,甚至绝食逼凌氏夫妇退亲。

刚开始,凌大狗对女儿威逼利诱,想迫使她就范,后来见她以死相抗,便动了退亲的念头。

可这时,凌青凤却听到了一个噩耗,刘含温意外坠江身亡!她万万没有想到,情郎没留下一句活,这么快就去了另一个世界。

凌青凤哭得死去活来,扯了三尺白绫欲上吊自尽。正在命悬一线之时,凌大狗冲进屋内,上前一把抱住凌青凤,将白绫扯断。

凌大狗气急败坏地说道:“傻女儿,你不要为了一个没出息的男人这般痴情。你也要为我们两老着想一下,聂无言说如果你不肯嫁给他,他便要我们两老的命啊!”

说罢,凌大狗嚎啕大哭起来,凌青凤见父亲哭得如此伤心,为了一家人的温饱和安全,无奈只得答应嫁给聂无言。

双方择了个黄道吉日,凌青凤含泪与聂无言拜堂成亲。两人成婚没多久,风流成性的聂无言开始流连于烟花柳巷之地,有时甚至彻夜不归,空留凌青凤黯然神伤,独自垂泪到天明。

由于聂无言纵欲过度,患上了花柳病,不久治疗无效,撒手人寰,凌青凤成了寡妇。像她这般年轻貌美又多金的寡妇在全镇并不多见,镇上的男人们对她想入非非,追求她的人数不胜数。

凌青凤因一直思念刘含温,心中始终未忘记他,所以都婉言拒绝了。当时,有两人仍不死心,多次上门求亲,希望能成为她的夫君。一个是瓦匠任长青,一个是木匠秦云。这两人在当地都小有名气,任长青的手艺乃是家传,技艺精湛,做工踏实,秦云拜过鲁班的后人为师,技艺也十分超群。

街坊邻居对此议论纷纷,说两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不撞南墙不回头。

邻居们经常问询凌青凤的意见,凌青凤见两人如此痴情,一时也无法做出选择,可没想到,过了不久,在她身上竟发生了一件怪事。

这年秋天的一日,天空突然下起了冰雹,将凌青凤家卧室的屋顶打出了一个窟窿。任长青知道此事后,第一时间赶到了她家,热情地帮她修缮房顶。

他为了跟凌青凤多一些单独相处的机会,就故意修得很慢。任长青离开之后,收到消息的秦云也带上工具,说是来帮忙。

凌青凤本来想拒绝他,可秦云坚持说要再检查一番,不然不放心,她只好点头答应。就这样,秦云一直磨蹭到夜里都不愿离开,凌青凤只好叫家丁将他请出了门外。

自那以后,秦云来找凌青凤的次数就少了很多。反倒是任长青,恨不得天天来,且每次来都会带些点心或者小礼物,让凌青凤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
不久,凌青凤万万没想到,自己会遇到一件离奇的怪事。

这天夜里,凌青凤刚刚躺下,昏昏入睡,却突然感觉脑袋晕晕沉沉,紧接着她感觉有个什么东西死死地压在自己的身上,她猛地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不管如何努力,身体都没法动弹,也无法发出声音,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,她立马意识到,自己这是遇到“鬼压床”了。

凌青凤连忙放平心态,轻轻呼吸。没过一会,她的四肢就慢慢恢复了知觉,可下一秒,她清楚地看到,在她床的上空,出现了一个人形的黑影,那道黑影缓缓下落,趴在了自己的身上,再次将她压得死死的,直到黎明时分,那种压迫和窒息感才彻底消失。

凌青凤猛地从床上做起,却发现那黑影早就消失不见了。后来,一连几日,凌青凤仍会在夜里遭遇鬼压床。

更离谱的一晚,压在她身上的那道黑影竟缓缓坐起,并伸手扯她的衣服,对其欲行不轨。凌青凤想挣扎,可是身体就是动弹不了,紧接着,那黑影竟紧紧抱着凌青凤亲吻起来,凌青凤一紧张,竟两眼一翻,昏死了过去。

第二天一早,凌青凤迷迷糊糊醒来,觉得下身有些疼痛不适,以为自己可能是偶感风寒,所以晚上经常做恶梦,产生鬼压床的幻觉。

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最终发生了。过了半年之后,凌青凤的肚子越来越大,像是怀了孕一般。她感觉不妙,于是便去找郎中看病。

郎中为她把脉后,摇头说道:“你虽然肚子大,看起来像是怀孕,但实际上又听不到胎儿的声响,又不像是怀孕,至于是什么病,我也弄不清楚啊。”

凌青凤十分害怕,躲在家里不肯出门,嚎啕大哭起来。

邻居张大嫂听到动静后,赶忙过来查看情况。当她看到凌青凤的肚子像是怀了六个月的身孕一般,也感到很惊奇,便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凌青凤一五一十地将自己在睡梦中遭遇鬼压床之后,身体变胖的情况告诉了她。张大嫂猜测,莫非凌青凤的肚子变大,是鬼害的?

张大嫂觉得此事有蹊跷,她有个远亲姑子,在县北的道观修道,于是就前去请她前来帮助。那道姑听闻了凌青凤的遭遇后,怀疑她是被下了鬼术。

刚走进凌青凤的房间,道姑就明显感受到房梁处的有些不对劲。

道姑叫凌青凤爬上房梁检查一番,结果在正对着床铺的大梁上,她发现了一个扎满绣花针的木偶人,那木偶人面目可怖,满脸狰狞,凌青凤仔细一看,觉得有些面熟,但又想不起是谁。

道姑接过小木偶后,眉头微皱,忙问最近可是有人来过他家,上过房梁。凌青凤马上便想到了任长青,毕竟当时房顶破洞后,他立马就来了,还修了整整一天。莫非这小人偶是他放的?是他害自己?

凌青凤越想越生气,恨不得当即就找到任长青理论,好在道姑将其拦下。道姑认为,这木偶做工精巧,不是一个瓦匠能做出来的。

道姑将木偶放在床头,随即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桃木梳,交给凌青凤,叮嘱她:“你晚上睡觉时,将桃木梳压在枕头下,今晚估计那个黑影还会再来,到时我自会帮你破除鬼术,找到幕后真凶!”

道姑告诉他,此乃附身鬼术,是厉鬼为了附身于凡人身上,利用木偶将凡人魂魄牢牢钉住,自已便利用凡人躯体在凡间为所欲为,这样来无影,去无踪,无人能够察觉将其抓获,凌青凤就是被此术所害。

桃木梳乃是辟邪之物,此桃木吸收天地精气,便是破除鬼术最好的利器。

凌青凤听后点了点头,并按照道姑的说法,将桃木梳放在了枕头下。当天晚上,道姑偷偷埋伏在门外,凌青凤则像往常一样上床睡觉。

到了夜深人静之时,屋内忽然刮起了一阵阵阴风,紧接着,放在床头的木偶体内竟冒出了一团黑烟,并慢慢凝聚成了一个人形。就在那道黑影准备扑向凌青凤行不轨之事时,突然像是受到了控制一般,停在了半空中,一动不动。

与此同时,装睡的凌青凤立马坐起身,拿出枕头下的桃木梳,朝着黑影丢了过去,道姑也趁机冲进房间,举起桃木剑朝黑影刺去。那黑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摔倒在地,道姑则立马抽出一张符咒贴在木偶身上。

凌青凤看着黑影,发出了一声尖叫。原来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病死的相公聂无言!

凌青凤大声问道:“聂无言,你为何要害我?”

聂无言的魂魄阴冷地笑道:“我死得不甘心,为何死的人是我,不是你。为了能与你成婚,我派人杀死了刘含温,你却仍然同床异梦,心里只有那个刘含温,我跟你还未生下一男半女,却要去阴间报道。”

原来,聂无言上凌家求亲,见凌青凤不愿嫁给他,便迁怒于刘含温。一日,他派杀手跟踪刘含温,将刘含温抓住,装进猪笼抛入江中。

聂无言与凌青凤成婚之后,凌青凤整日对聂无言仍然不理不睬,唉声叹气,以泪洗面。聂无言知道凌青凤心里始终想念着刘含温,索性开始寻花问柳,不断放纵自己,直到病亡。

聂无言死后,心中怨念未消,他不愿去地府报道,于是有意避开鬼差,利用鬼术将木匠秦云的魂魄钉在木偶上,再附身于秦云的肉体追求凌青凤。见凌青凤婉言拒绝他的求婚,便心生一计。

到了晚上,聂无言的魂魄飘入木偶内,待夜深人静之时又从木偶中钻出,玷污凌青凤,想让她怀上鬼胎,为自己传宗接代。

“我的肚子像怀了孕一般,莫非真的怀了鬼胎?”凌青凤胆战心惊地说道。

道姑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其实这不是鬼胎,而是聂无言的魂魄吸取了你的阳气,将鬼气注入了你的体内,所以你的肚子才会越来越大。”

道姑低下头,口中念念有词,这时从地面上冒出了两团青烟,青烟一散,黑白无常站在众人面前,面无表情。

两鬼差二话不说,用金刚铁链将聂无言的魂魄牢牢拷住,带入了地府。

随即,木偶上的绣花针也一一脱落,飘出了秦云的魂魄,那魂魄脚不沾地,一直飘到了秦家,钻进了门便消失不见了。

次日一大清早,秦云从睡梦中醒来,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般。殊不知,他被那恶鬼暗中附身后,做出了许多可怕之事,险些就害死了凌青凤。

道姑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净瓶,从净瓶里倒出了一颗褐红色的药丸,递给了凌青凤,要她用温水服下。凌青凤服用药丸后,“哇”地吐出了一股股绿水,事后小腹渐渐平坦,肚子恢复了正常。

她感谢道姑和张大嫂的帮忙,连忙叩头拜谢。道姑笑着说:“其实,你是为了救你父母,不得己才嫁给这个禽兽。你对爱情忠贞不二,好人会有好报的。”

事后,凌青凤的生活归于平静。这日她正在房中绣花,突然听到敲门声,打开门一看,竟惊呆了!眼前人头戴官帽,身着官服,却是日思夜想的刘含温!

两人相见,抱头痛哭。原来,刘含温被聂无言一行人抛入江中,恰巧当朝的杨丞相偕夫人乘船回乡省亲,见江中有异常,派人打捞,将刘含温救上了船。

后来,刘含温在杨府居住下来,杨丞相见他一表人才,诗词歌赋样样精通,心中非常喜欢,便收他做了义子。刘含温在杨府刻苦读书,最终实现了自己的宏图愿望,考上了进士,入朝为官。

刘含温始终没有忘记恋人凌青凤,他朝思暮想,最终决定回乡去找凌青凤。岂料,刚回乡便得知凌青凤嫁给了聂无言,就在他万念俱灰之际,又从随从口中得知聂无言已病亡,于是便到聂府去看望慰问昔日的恋人。

凌青凤泪流满面,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刘含温,两人叩拜天地,感恩上天的安排,他们历尽坎坷,最终走到了一起。刘含温牵手凌青凤,两人回到了京城,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静月斋寄语:

有首歌唱道“爱情不是你想卖,想买就能卖”感情的事,永远无法用金钱来交易的,如果要仗势欺人,就算得到了她的人,也得不到她的心,到最后只能徒增烦恼。所以单相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如果对方不喜欢你,那就早点分开,不要再纠缠,这样给别人机会,也是给自己机会。

有些事情背后的真相,远比看到的复杂,所以我们没有充足的证据前,绝不能草率地下决定,否则可能就会冤枉好人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

    澳洲幸运10平台,澳洲幸运10官网,澳洲幸运10网址,澳洲幸运10下载,澳洲幸运10app,澳洲幸运10开户,澳洲幸运10投注,澳洲幸运10购彩,澳洲幸运10注册,澳洲幸运10登录,澳洲幸运10邀请码,澳洲幸运10技巧,澳洲幸运10手机版,澳洲幸运10靠谱吗,澳洲幸运10走势图,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