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洲幸运10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
民间故事: 善心之举得奇缘
时间:2022-11-22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北宋时候,有个杭州判官李懿,京城人,妻子韩氏,儿子名叫李元。

李懿在杭州做官,没有带家眷,只带了两个仆人。在任一年后,他猛然想到,儿子李元在家读书,现在不知道学业怎么样。于是,写了封家书,派管家王安去京城,接李元来杭州读书。

王安一路赶到京城,参见夫人,呈上家书。韩氏读完,就派人到书院唤回李元,令他整理行李,准备动身。

这李元,最近心情一直都不好,为什么呢原来几年前乡试,他一举夺魁,中了头名举人解元,可会试却落了第,所以,两年来一直是郁郁寡欢,正闷在家里看书呢一听到父亲派人来接,他非常高兴,立刻收拾好书箱行李,拜别母亲,和王安雇船,前往杭州。

一路,过了扬子江、常州,又过苏州,来到了吴江。这天黄昏时分,李元见吴江的风景优美迷人,非常喜欢,便令船家泊在了长桥旁边。李元登岸过桥,来到一个亭子,然后凭栏而坐,准备欣赏太湖晚景。

突然,他看见桥东一带的粉墙里有座殿堂,雄伟华丽,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家,心里十分好奇。恰好这时有个渔翁路过,李元上前施礼道:“桥东粉墙,是什么人家啊?”

渔翁回答:“那是三高祠堂。”

李元听了,很有兴趣:“三高祠堂!供奉的是什么人?”渔翁说∶“是范蠡、张翰和陆龟蒙三个高士。”李元谢过渔翁,就来到了三高祠堂。他从侧门进去,先观看了石碑,接着上大堂,见有三个人像,中间是范蠡,张翰在左,陆龟蒙在右。游览完三高祠堂,李元便原路返回。

就在回去的路上,李元看见几个小孩,正用竹棍在草中打着什么。他上前一看,原来是条小蛇。不过,这蛇的样子很奇怪,是金色的眼睛,红色的鳞片,口下还有绿毛,大约一尺来长。

李元见小蛇还没有死,连忙制止:“你们不要再打了,把小蛇卖给我,我给你们一百文钱。”

孩子们一听就围过来,拿了钱,高高兴兴地跑了。李元用袖子包好小蛇,来到船上,吩咐王安去熬可以消毒的艾叶汤。不一会儿,汤已经熬好,放在盘子里又晾温了,李元就用艾叶汤,轻轻替小蛇除掉污血。一切妥当后,他命船家把船划到草木茂盛,人迹罕至的地方,在那儿放了小蛇。

那条小蛇临走时,几次回头看着李元,好像很依恋的样子。李元说∶“今天李元放了你,你赶紧去僻静的地方躲避起来,不要再让人看见,省得受人残害。”那小蛇爬进水中,转眼就消失不见了。之后,李元乘船继续前往杭州。

三天之后,李元就见到了父亲,拜见完,又说了家中近况。李懿问起儿子的学业,见儿子一一对答,十分欣慰。

在衙门里住了几天,李元想回去了,就对父亲说:“母亲在家,早晚没人侍奉。儿子想回家,一边侍奉母亲,一边准备参加明年的会试。”李懿答应了,买些土特产,让李元带回乡,又叫王安送儿子回去。

李元拜别父亲,就和王安坐船离开了杭州。从新桥起程,过长安坝,至嘉禾,进吴江。到长桥时,又是黄昏时分,李元叫船家在桥旁边停泊。他又下船上岸散步,过桥,到了上次来的那个小亭,凭栏而立,遥望湖光山色。

忽然,有个书童进了亭子,来到李元面前深施一礼,手里举个名帖说∶“主人让我送来名帖,他想见解元,不敢直接过来。”

李元问:“你主人在哪里?”

书童回答:“在这座桥左边,正等我的消息。”李元接过名帖,见上面写着“学生朱伟求见”。由于不认识这个人,所以,他摇摇头,把帖子递给书童“”“你主人一定是误认啦我不认识他。”

书童不接:“主人就是要见您,怎么会误认呢?”

李元说∶“我来自江北,这里没有认识的人,朋友中也没有姓朱的。或许你主人的朋友是和我同名的!”说完,又递给他。

书童还是不接∶“主人要见的,是通判大人的公子李元,不就是您吗”

李元一听这话,虽然还是疑惑不解,却只有收下名帖,让书童请他主人过来相见。

不一会儿,有个秀才跟着书童走来。只见他长得眉清目秀,气质优雅不俗。见到李元,他先拜了下去,李元慌忙还礼。

朱秀才讲∶“家父是您祖父的好朋友,听说您从杭州返乡,特地命学生在这里等候。倘若不嫌弃,请您到寒舍做客,可以吗?”

李元说∶“我年纪小,不知道祖父生前和你家有来往,因此没去拜望,请多原谅。”

朱秀才态度十分真诚∶“我家就在附近,您一定不要推辞!”

李元见他执意相请,不好意思拒绝,就随他离开亭子。走到长桥底下,只见柳荫中,停泊着一只大船,上面有几个人,全都是身材魁梧,服装鲜亮。李元被请上船后,见船舱里五彩斑斓,富丽堂皇,心中不禁暗暗吃惊,不知道祖父的朋友到底是什么贵人。

过了一会儿,船已到岸,朱秀才请李元下船。岸边站着二十多个公差打扮的人,守着两乘紫藤兜轿。朱秀才对李元说∶“这是我父亲派来接我们的,请上轿,片刻就到。”李元更加疑惑,战战兢兢地上了轿。

行了不到一里,出现一座宫殿,背靠青山,面朝绿水。水上有座桥,桥两边是大理石栏杆,通往宫殿的大门。宫殿上盖着黄色琉璃瓦,四周的墙是红色的,大门上有金字牌匾,上写“玉华宫”。

轿子被抬到宫门口,李元下轿。宫门内有两个人迎出来,都是大臣打扮,上前施礼,说∶“大王有命,恭请解元。”此时,李元已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。朱秀才见了,忙在一旁告诉他:“我父亲请你进去,不要害怕。”

李元问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啊?”

朱秀才笑笑,不回答,只说:“您到殿上就知道啦。”李元没有办法,只得跟着那两个人,从东边回廊上去。到了殿外,他看见几十个服装绚丽的人,簇拥着一个老人出来迎接,那人分明是帝王打扮。李元连忙跪下了,老人亲手把他扶起,说∶“今天特地请你过来玩,不要拘谨。”说完,转身进大殿,登上御座,然后命人在左手下摆一只绣花坐墩,请解元人座。

李元又跪在地上,说∶“学生是布衣,怎么敢坐在大王御前!”

老人说∶“解元对我家有大恩,如今我派长子把你邀请到这里,坐下又何妨。”

李元再三推辞不过,只好坐下。接着,老人传唤小儿子来拜见恩人。

不一会儿,屏风后边走出一帮宫女,簇拥着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。那小男孩长得非常清秀,头戴小王冠,身穿红衣,腰系玉带,走到老人旁边。

老人对李元说∶“小儿那日出去游玩,不幸被顽童残害,如果不是解元搭救,早已命丧黄泉!全家感激不尽,一直想要报答。现在,你既然来到这里,小儿应该好好拜谢。”小男孩走过来就要跪拜,李元慌忙起身。老人说:“你是我儿子的大恩人,一定要受礼。”命随从把李元拉回座位,让儿子拜谢完毕。

此时,李元仰视着这个老人,只见他满面虬髯,双目有神光,左右的人,都长得不一般,这才悟到这里是水府龙宫,老人是龙王;这个小男孩,就是自己在三高祠堂后所救的小蛇。

龙王起身说∶“这里不是款待恩人的地方,请到偏殿,少进杯酌之礼。”

李元随着龙王出殿,转过回廊,走进旁边的殿堂。里面金碧辉煌,中间有两个座位,都铺设得十分华丽,李元见了不敢坐下。于是,龙王命左右随从扶李元落座。

一会儿,四周响起了音乐,数十名美女,各执乐器,依次而入。在座前侍候倒酒的,也都是绝色美女。李元是既有些不知所措,又有些如痴如醉。

龙王命两个儿子劝酒,两个王子都再次拜谢李元。面前装水果的那些器皿都是玻璃、水晶、琥珀和玛瑙什么的,式样巧妙,都非人间所有。后来,龙王又亲自起身给李元劝酒,还令诸位臣子轮流举杯相劝。

不知不觉中,李元已喝得大醉,连忙起身拜龙王:“真是不能再喝啦!”说完便摊在地上,不能起来。龙王命侍从把李元扶了下去,送到客房休息。

一直到第二天上午,李元才醒过来。刚洗漱完毕,朱秀才就走进房来,穿的不是昨天的秀才服,而是锦绣华服,还带着随从。李元非常不安:“我昨晚大醉,太失礼啦!”朱伟说∶“没有什么好招待的,高兴就好。父王等半天了,要请恩人到偏殿进膳。”说完,带李元过去。

吃完饭,龙王见李元要走,就说∶“解元住几日再回去也不晚吧”

李元赶紧拜谢∶“谢大王厚意!只是家父令李元回乡准备参加会试,时间已经临近而且仆人久等不见我,一定担忧,倘若他回杭州告诉了我父亲,会更加麻烦。所以不敢久留,就此告退。”

龙王说∶“既然解元要走,我就不敢再留了。不过,我这里虽然准备下小小的礼物,却不足以报答大恩。所以,现在不管解元想要什么,请开口,一定让你如愿。”

李元摇摇头∶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求,只要将来能得个称心就满足啦!”

龙王笑道∶“既然解元想求我女儿为妻,我怎么敢不答应啊!但是,三年后,她就得回来。”也不等李元开口,就传令下去,请称心出来。

不一会儿,只见众侍女簇拥着一个盛装美人过来了。这美人有着倾国倾城之貌,沉鱼落雁之容。龙王指着这个女子,对李元说∶“这就是我的女儿称心。你既然喜欢,我就把她嫁给你。”

李元听了,不禁惶恐万分,赶紧跪在地上∶“大王误解我的意思了,我所讲的称心,是指金榜题名,怎么敢奢望求仙女为配偶呢?”

龙王笑笑说∶“我女儿小名称心,既然已经许给你,就不会反悔。如果你想要金榜题名,只要问她,也能如愿。”说完,叫朱伟送妹妹和解元离去。李元只得再三拜谢。

李元跟朱伟离开宫殿,来到船边,见女子已换上普通衣裳,先在船内了。朱伟说∶“尘世阻隔,不能远送,请多保重。”李元问:“你父王是哪里的圣贤能告诉我吗?”朱伟回答∶“我父亲是西海龙王,奉玉帝敕命,镇守在这里。你走后千万不可泄漏天机,否则将遭天谴。我妹妹那里,你也不要追问。”接着,又送妹妹一包金子。

李元听后,作别上船。转眼之间,已经来到长桥边。随从人员送女子和李元登岸后,火急开船,马上就不见了踪影。

这时,李元才如梦方醒,看到女子仍在身边,十分惊喜,问她:“你父亲让你和我结为夫妇,你愿意随我回家吗?”

女子回答∶“我奉父王之命,当然要跟你回去。可是你不能告诉家人我的真实身份,如果泄漏,我就不能再留下啦!”

李元领女子来到船边,仆人王安看见小主人带回一个女子,不禁大吃一惊,把他接上船,就连忙问:“您去了哪里一夜没回,小人都快急死啦!”

李元说∶“我遇到一个朋友,被他邀到船上,在湖中饮酒。这个女子,是他送给我做媳妇的这些金子,也是他送的。”

王安不敢追问详情,赶紧请女子下船,将金子藏在行李里,就收拾开船了。

一路平安,回到了京城。李元来到大堂拜见母亲,说完父亲近况,便跪下禀告∶“儿子在路上娶了媳妇,没有得到父母的允许,所以不敢带她来拜见。”

母亲说∶“男婚女嫁,人之常情。你既然娶了媳妇,还不赶快带来让我看看。”

李元听了,赶紧带称心拜见了母亲。称心温柔贤淑,全家人都很喜欢她。

几天后,会试之期到了。李元见称心聪明智慧,样样精通,就问她:“你父亲曾经说过,如果我想金榜题名,一定要向你求教。明天我就要入考场了,你有什么指教吗?”

女子回答∶“今晚我去取出试题,你在家中先做好文章,明天就能考过了。”

李元一听,十分高兴:“太好啦!可你怎么去取题目呢?”

女子吩咐:“我自有办法,你不要窥探。”于是,女子回卧房,紧闭其门。突然一阵风起,窗帘门帘都被吹了起来。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女子开门出来,把试题递给了丈夫。

李元喜出望外,连忙翻书查典,做好了一篇精彩文章。第二天进考场,果然出的就是这个题目,李元一挥而就,得意出场。一连三场都是如此。

等到放榜时,李元果然榜上有名,被封为江州金判,立刻就走马上任了。三年任满,升任江南吴江县令。李元又带着妻子称心和仆人们,告别父母,到吴江上任。

到吴江没有几天,称心突然来向他辞别∶“三年前,为报答你对小弟的救命之恩,父母叫我嫁给你。现在三年之期已到,我要走了,你要保重。”李元哪里舍得,想上前拥抱,却被一阵狂风吹倒。只见那女子飞出门外,足底生云,腾空而去。

自从称心走后,李元终日闷闷不乐。后来,三年任满,回到京城,任侍郎,被王丞相招为女婿,一直做官到吏部尚书。直到现在,吴江西门外还有一个龙王庙,香火鼎盛,据说,就是李元那个时候立的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

    澳洲幸运10平台,澳洲幸运10官网,澳洲幸运10网址,澳洲幸运10下载,澳洲幸运10app,澳洲幸运10开户,澳洲幸运10投注,澳洲幸运10购彩,澳洲幸运10注册,澳洲幸运10登录,澳洲幸运10邀请码,澳洲幸运10技巧,澳洲幸运10手机版,澳洲幸运10靠谱吗,澳洲幸运10走势图,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